• 山西日报传媒集团公司 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等重大信息 2019-03-17
  • 秘鲁VS丹麦前瞻:双枪斗单刀 秘鲁可爆冷 2018-12-28
  •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: 第0784章 一秒的停留

        原本胡铭还很纳闷,现在一听申大鹏提起苏酥,他心里也七上八下的打鼓,该不会是因为苏酥,来找麻烦吧?

        他也没听苏酥提起过认识申大鹏这个难缠的角色啊,难道是申大鹏喜欢苏酥?放假回来后,听说自己追过苏酥,所以过来警告一下?

        胡铭心有余悸,但也万分庆幸,幸好当初苏酥拒绝之后,他没有用强逼迫苏酥,不然……看申大鹏冷峻的眼神,只会让他惹祸上身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一会要把苏酥的造型广告照赶紧取下来,还有,一定要跟苏酥问清楚,看看她和申大鹏到底有什么关系?这特么认个干妹妹,也太吓人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胡铭第一剪子开始就始终担惊受怕,可是一直到剪完整洁的短发,申大鹏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关于苏酥的事情,这反而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能暗暗下定决心,定要找机会把话跟苏酥说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鹏哥,剪完了,你看看这发型还满意吗?用不用啫喱水造型?”胡铭把理发围布从申大鹏身前小心翼翼的摘下,又用吹风机吹掉了大部分碎发,手里握着啫喱水,没有申大鹏的同意,他也不敢有下一步动作。

        “不用!这样轻轻松松的挺好!”

        申大鹏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拍拍散落的碎发,原本邋遢的头发剪去,变成了两边鬓角稍短、中间稍长的帅气发型,如果再能修理一下毛茸茸的胡子,他的整体形象至少能加二十分,“多少钱?”

        “鹏哥来我这剪头,那是给我面子,我要钱不是打自己的脸嘛!”见申大鹏掏兜拿出钱来,胡铭连连摆手拒绝,他可记得之前一次管孙大炮子要钱,结果被孙大炮子带人堵他店门口一个星期,现在孙大炮子的大哥来剪头,他还敢收钱?

        “那就给你十块钱吧!”申大鹏不喜欢占别人的小便宜,更不会欠胡铭这种手艺人的钱,在桌上扔了十块钱,套上外衣就要走。

        “鹏哥……”

        胡铭叫住了申大鹏,本来是想要解释一下他和苏酥事情,可是又怕说不清楚反而惹申大鹏误会,所以只能尴尬又纠结的改口,“都是碎头茬,不冲头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了!”申大鹏立起了羽绒服的领子,尽量做到最保暖的措施,大步夺门而出,关门的一刹那,不由自主的瞥了眼屋里墙上挂着的苏酥的照片,依旧是纯洁又青春的容貌,只是少了几分倔强和笑容。

        申大鹏在一中侧门的胡同里缓步慢行,一中母校熟悉的围墙,墙内传出已经听过无数遍的上下课铃声,还有放学铃声响起后从教学楼里撒欢奔踊而出的高三学子,还有他们口中大喊大叫的嬉戏于欢闹。

        “嘶吼!”申大鹏的心是暖的,可是感受到周身被冷风侵袭的无孔不入,不禁感叹北方的取暖措施真的太霸道,屋里屋外的温差五六十度,不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,还真不一定受得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与他一墙之隔,校内那群一拥而出的高三学生们,却好像不畏严寒一般,疯也似的奔向校门之外的所谓‘自由’。

        三三两两的稚嫩面孔与申大鹏擦肩而过,时而投来好奇目光,时而又是女生看待帅哥的花痴眼神,再加上偶尔几句听不清楚的低语、笑声,足可见申大鹏这次发型的成功,又或者是他有增长到一米八多的身高疯癫嬉闹。

        申大鹏缓步经过他已经进进出出过无数次的学校侧门,抬头仰视教学楼顶‘青树一中’四个大字,侧门口还贴着的去年的高考红榜,已经半年过去了,红榜已经褪去了大红颜色,但申大鹏的三个大字依旧是赫然头名。

        在青树县,乃至省城重点高中,有学生能考上水木大学都已经十分难得,如今有申大鹏这名全国文科状元给县里、学校争光,县一中若是不好好的大力宣传几年时间,只怕从县长到校长,再到学校的老师,都会觉得是吃亏了。

        对于学校这种老到掉牙的的宣传招生手段,申大鹏只能一笑而过,这里是他曾经努力拼搏过的地方,有着一辈子也不能忘怀的回忆,不过,也只是回忆而已。

        人生路途漫漫,经历百转千回,再美好或痛苦的回忆,终究不能领路前行,无论是康庄大道还是嵬嵬山路,只有坚持着步步向前,才能更加靠近终点。

        可是在申大鹏已经选择好的重重困难之路上,又有谁能无怨无悔的风雨与共,当他稍显落寞的背影在胡同拐角消失的刹那,却没注意到一抹闪亮的目光在他前一秒停留脚步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“申大鹏?”善良目光的主人面庞精致,简单的马尾辫,深蓝色牛仔裤,几十块钱的呢绒棉鞋,百余元的黑色齐膝羽绒服,没有一样是属于青春无敌的高三女生,却一样不少的全都穿在同一女生身上。

        如果申大鹏能停留片刻,或者不经意的回头瞥上一眼,说不定就能从人群中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,只是刹那,终究没能见到他许久未见的苏酥??!

        苏酥快步赶到拐角,想要寻找她不太确定的背影,可是当她站在申大鹏刚刚离开的地方,却没能见到脑海中想想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爱尚发艺,那些非主流、杀马特的年轻人被骂走就没回来,胡铭一个人无趣的打扫着申大鹏剪头而洒落一地的碎发,屋门被轻轻打开,一股冷气夹杂着白腾雾气在门缝的风转中缠绕。

        胡铭背对着门口扫地,没看到来人是谁,还以为那些非主流回来,忍不住嘴里嘀咕着喝骂,“你们这群混蛋,知道刚才的人是谁吗?没大没小,你们是要把我坑死?还是要把我的店给毁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铭哥,刚刚谁来过了?给你气成这样?”苏酥俏皮的钻进屋里,冻得搓手跺脚,颠颠凑到暖气片旁边暖和的位置,毫不顾及形象的抽着冻出来的鼻涕。

        “苏酥来了,我还以为是那群小混蛋又回来捣乱呢!”胡铭把碎发扫成一堆,仔细扫到门口角落。

        
 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  • 山西日报传媒集团公司 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等重大信息 2019-03-17
  • 秘鲁VS丹麦前瞻:双枪斗单刀 秘鲁可爆冷 2018-12-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