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山西日报传媒集团公司 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等重大信息 2019-03-17
  • 秘鲁VS丹麦前瞻:双枪斗单刀 秘鲁可爆冷 2018-12-28
  • 福彩生肖61开奖结果: 第0785章 躁动的心

        胡铭走回到屋里最角落,把一个小饭桌支好,又在暖气片上取出了两份金属饭盒摆在桌上,伸手召唤着苏酥,“你今天吃什么好东西?能不能给我剩点?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妈妈给我做的,凭什么要给你,自己吃馒头咸菜去吧!”

        苏酥变得与之前有些不同,以前的倔强可能还在,但只此一句玩笑话能够看得出,她变得更加开朗了,也能够证明她与胡铭的关系还挺不错,至少对待有过救命之恩的申大鹏,她几乎没有过轻轻松松的玩笑嬉闹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丫头很没礼貌啊,忘恩负义!我天天给你暖着饭盒,还得供你热水饮料,你就这么对待我?亏心不亏心?”

        胡铭倒好了一杯热水递给苏酥,看其熟练到习惯的动作,至少是经过长时间坚持才能形成,“你爸说过,先喝水再吃饭,省得你脆弱的肠胃又犯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可真啰嗦!”

        苏酥嘟着嘴做鬼脸,手上却接过水杯,在手中不停的搓着旋转,似是在用热水的温度暖手,“铭哥,你刚才说谁来了?还能把你的店给毁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哦!你们一中的学生应该都听过,就是上一届的全国文科状元,申大鹏!他刚才来我这剪头,耗子那群混蛋差点没给他惹恼了,你也知道,那小子可是孙大炮子的大哥,谁知道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我店砸了!”

        胡铭叨叨了一大堆,可是苏酥根本就没听进去,从她听到‘申大鹏’三个字的时候,手中转动的水杯就已经停止,愣愣盯着胡铭,眼睛却空洞无神,仿佛呼吸都已经停止,只剩下心脏还在炽热躁动。

        “苏酥,你不烫手吗?”胡铭抬起头来,并没注意到苏酥的表情变化,而是注意到苏酥手中盛着开水的杯子,八九十度的高温,就那样紧紧握在手中,再过一会,估计掌心都要被烫熟了。

        “喂,苏酥,苏酥??!”

        “??!呼呼……”

        胡铭又喊了几声,才把苏酥从愣神中唤醒,苏酥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掌心高温的灼痛,差点没把水杯丢在地上,幸好被胡铭快速接过,杯子才没被摔碎。

        “苏酥,你和申大鹏……认识?”胡铭试探性的询问,苏酥没说话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随后就继续吹着烫红的掌心,只是显得心不在焉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俩真的认识???怪不得他看到你这张发型模特的照片就两眼发直!”

        胡铭拿着凳子凑到苏酥身边,小心翼翼的拐了拐苏酥的胳膊,“丫头,你们俩以前是不是有过什么美丽又伟大的爱情故事?说来听听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边去!尽能胡说,不想跟你说话!”苏酥狠狠瞪了胡铭一眼,用力程度差点没把眼皮翻抽筋了,随手打开饭盒,食不知味的细嚼慢咽。

        “丫头,你也太小气了吧?我对你这么好,让你聊点好玩的事还不行?”

        “铭哥,我不想说,行吗?”

        对于胡铭这个干哥哥,苏酥心里十分复杂,胡铭曾经追过她不假,但她心里始终住着一个人,便没有同意,说来也奇怪,自从她拒绝之后,胡铭便再也没为难过她,二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以彼此兄妹相称,也彼此尊重。

        后来有个叫老默的混混想要欺负她,是胡铭不顾安危救下;老默又去她家的羊汤馆闹事,也是胡铭找社会人堵了老默,把事情摊开说开,就连现在她嘴里的热乎饭也是胡铭给暖的,所以她真的拿胡铭当哥哥对待。

        可是,真要提到申大鹏,那个让她很长一段时间辗转难眠男生,哪怕已经过了小半年,她依旧无法做到轻松淡然的侃侃而谈。

        “臭丫头,不说拉倒,没良心的人吃饭要慢点,小心别噎着!”胡铭大大咧咧的拍了苏酥的小脑瓜,力道虽然不大,但仍是差点把苏酥精致脸蛋拍进饭盒里。

        “哎呀,烦人!”苏酥手脚并用,又捶又踢的把胡铭打开几米远。

        “没良心!”胡铭撇嘴把墙上挂着苏酥的发型模特照片摘下来,仔细擦掉上面沾染的少许灰尘,又小心放到了墙角的一个放着染发膏的柜子里。

        胡铭是个混迹社会底层的人,二十七八岁有了自己的理发馆,算不算成功,但绝不是失败的,他的确喜欢苏酥,不然哪个男人会因为干兄妹的关系花千八百块找人出头,又有谁会天天帮着女生热菜热饭端热水的悉心照顾。

        但苏酥很幸运,她遇到的胡铭他并不是个色心大发就精虫上脑的傻缺,也不是一个求而不得就暴力戏谑的白痴。

        胡铭,一个可以看透男女之间情情爱爱的成年人,一个可以收敛情绪,把感情化作实际行动的细心人,更是一个从心底里相信爱情,尊重爱情的简单的人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知道,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社会生存,根本没时间去感慨伤怀,尤其苏酥是个非常不错的单纯女孩,高考之后天南地北谁也说不清,与其苦苦求索强迫两人在一起半年,还不如轻松快乐、兄妹相称的彼此照顾。

        苏酥已经很久没有过食不遑味的感觉了,但此刻塞入嘴里的食物,的确尝不到充斥母爱的熟悉口味,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味道,或许有几分莫名的苦涩,独属于记忆中的、难以言明的回味。

        苏酥到此刻还在恍然,刚刚学校侧门转角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到底是不是她曾讨厌过、惦念过、暗生情愫畅想过未来的人,可惜,一切就像他们相遇时的后知后觉和分别的无滋无味一样,再次重逢的机会也是不可捉摸的擦肩而过。

        相遇,就像是棋盘上犬牙交错的黑白两子,莫名的一双手将两子摆在一起,又注定在棋局结束后各自回归同色棋篓,待得再次重逢,或许只能隔而相望,如果把两子相遇叫做缘,那一双可以操纵两子的大手便称作分。

        相遇不代表缘分,缘分却注定是种种相遇的一种,擦肩而过也并不代表无缘无分,或许是某时段内的精彩花絮,亦或者是下次相遇的前情提要。

        
  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  • 山西日报传媒集团公司 2018年第一季度财务等重大信息 2019-03-17
  • 秘鲁VS丹麦前瞻:双枪斗单刀 秘鲁可爆冷 2018-12-28